PROJECTS

设计阐述

Description of Design


在北京开新书发布会,一位读者问我:“筱懿姐,你是淡泊名利的人吗?”

 

我望着她年轻而纯净的脸,猜到了她想要的是个纯洁答案,但是,我给不了,我很真诚地说:

 

“我挺爱名利的,‘名’为你带来信任,让你立得住;‘利’为你带来自由,让你输得起,都是相当管用的东西,善于抓住名利机会的女人,才有生活的主动权。”

 

是的,看在名利的份上,女人可以原谅轻慢、严酷、打击和嘲讽。

 

得到名利之后

才有资格“淡泊名利”

 

这两天,我被GAI圈粉,在《歌手》的舞台上,他改编了黄霑的名作《沧海一声笑》,文白交替,气宇轩昂。

 

 “何处笙箫,琴声入鞘,我以黄河水,蘸墨挥毫。可路正遥,今生如刀,若一晌喝醉,看我未老。”一个人的词汇使用习惯就能暴露他的境界。

 

1988年出生的GAI家境贫寒,在说唱这条道路上遇过无数冷脸,曾经在酒吧驻唱,连500块的伴奏都付不起,而《中国有嘻哈》红了后,他改变巨大。

 

GAI看得很清楚,既然要吃名利这碗饭,必须收敛起不必要的棱角和个性,虽然早年也曾写过一些格调不高的唱词,但他主动将唱词引发争议的《超社会》下架。

 

有意思的是,他的微博名长期叫做“GAI爷只认钱”,毫不掩饰自己的目标和名利心,因为只有在获得了名利之后,才够得上资格去淡泊名利。

 

就是这么一个毫不掩饰爱钱的GAI,却把100万奖金全部捐给了希望工程,无论出于怎样的初心,这100万,既切实地帮助了贫困学生,也收获良好的社会效应,是名利带来的正能量。

 

名利很残酷,很现实,但它也会赞赏你的努力。积累了过硬财富,才有资格说自己扛得住金钱的诱惑;积攒了足够名气,才有资格秀自己满不在乎。

 

 

没本事站着的时候

就蹲着积攒元气

 

1978年出生的王佩瑜是“余(叔岩)派”老生第四代传人,被业界誉为“当代孟小冬”,她外形时髦帅气,粉丝更习惯称她“瑜老板”。

 

王珮瑜五六岁起,母亲常对她说:“你只能成功,不能不成功,只能好,不能不好。”起初王佩瑜很反感,但同样的话重复了一千遍,她也逐渐认同了这种好强,对于“做成事”有强烈的渴望。

 

她崇拜余叔岩,崇拜女老生孟小冬,迷恋儒雅、书卷气的舞台形象,但上海戏校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就从未招收过女老生。

 

怎么能破格入校呢?她想尽办法为自己争取,写了一封信,言辞恳切,大意是:不论成败,京剧是梦想,宁愿追梦一生。几天后,校方回复:作为培养师资后备入校,一年观察期,如果跟不上,校方可以劝退。

 

那一年,上海戏校的京剧班一共招了54名,第54名就是王珮瑜。

 

1993年,王珮瑜入戏校学习第二年,陈凯歌导演、张国荣主演的电影《霸王别姬》上映,这部电影对王佩瑜影响很大,她希望坚持到底,成为霸王那样的“角儿”,有地位,也有名利。

 

也就是这年的11月,王佩瑜在兰心大戏院参加了“国际票房”活动,第一次开锣就和梅葆玖同台。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她都过着“不挑戏”的日子,只要有人找她,能赚钱,她就去。16岁,很多女生还是父母眼中的宝宝,王佩瑜已经自己挣学费、生活费。

 

20多岁时,她憧憬用更多的钱换取更好的生活,有一年圣诞夜,她接演出,一场两千,一连跑了好几场,虽然累,但是买了很多以前舍不得买的东西犒劳自己。

 

谈到那些年,王佩瑜毫不掩饰地说:“那就是一个年轻人对名利和成功的强烈渴望。追逐名利这件事情是人性,如果真的可以摒弃名利,要么是大成就,要么是修炼成功,它不在正常的人性范畴内。有人说成功就是追逐快乐,瞎扯,你穷得叮当响,咋快乐?做个公众人物,还没人知道,怎么快乐?”

 

2005年,王珮瑜辞去了上海京剧院副团长职务,外出创业。但她很快发现,脱离集体后,以自己的知名度完全不足以吸引优质搭档和观众。创业失败的王佩瑜清醒地认识到,低估了外界,高估了自己,既然不够本事独木成林,那就回到原点继续积攒实力。

 

一年后,王珮瑜又回到上海京剧院,并且在陈凯歌的电影《梅兰芳》中,给“孟小冬”配唱。

 

如今,在很多人眼中,王珮瑜已经“功成名就”,但她还说:“我有更多名和利要追逐。这背后并不是一年要赚多少钱、要满足多少个人的物质欲,而是,我有多一些的资源可以做想做的事,要完成一些事业,就需要平台、渠道、资金,包括人脉。”

 

她会保持曝光量,尤其是了解到自己的粉丝分布在“18—45岁的女性观众”之后,她经常参加受众面广的电视节目,比如《奇葩大会》、《朗读者》。网上流传很广的视频是,王珮瑜在《奇葩大会》和京剧票友蔡康永互动,切磋名段《武家坡》中的选段,技惊四座,点击量可观。

 

或许“清高”才是大众心目中艺术家应该有的样子,可是,在被认可之前,有谁会关注你?你又有什么影响力呢?

 

王佩瑜毫不掩饰自己追求名利的心,更难得的是,她对自我认识很清楚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咽得下追名逐利的苦,才守得住千锤百炼后的甜。

 

 

去把名利挣到手

再决定要不要狠狠踩在脚底

 

就像茨威格那句经典:“上天赠你的礼物,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”,名和利的背后,是常人无法承受的重量、讽刺和打击。

 

几年前,杨幂与我的好友、作家安意如有一段对话,她问安意如怎样看待历史上那些著名的女人,安意如说: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当你站到顶点时,人们会自动遗忘过程,留下那些对胜者的歌颂。

 

这是个非常残酷的答案。

 

杨幂表示赞同,甚至,她觉得“既然被人议论是无法避免的,那为什么不让它变得有用起来?”被结结实实地黑了几年之后,她把玻璃心修炼成了金刚钻,迅速成长,戒掉情绪,反而形成一种不等别人黑,先自嘲到底的气势,带起了一股女明星“自黑”潮流,成为今天的“大幂幂”。

 

“名利”在很多人眼中是贬义词,大多数人把它浮华的一面无限放大,来不及去看那些一路摘得荣誉、收获金钱的人,是用实力、耐力和心力去攒积分。

 

去把名利挣到手,再决定要不要狠狠踩在脚底。